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chapter01

26

中觀察著梁曄,見他步履從容地上了一輛黑色的商務車,冇有停留,車子平緩駛離停車場。顧雯也啟動車,跟在那輛商務車後麵上了高速。機場高速有點兒堵,烈日當頭,炙烤著路麵,猶如她此刻的心情,焦灼熱燥。過了會兒,擁堵減緩,她找準時機變道,超了過去。顧雯開的是一輛代步車,車型嬌小,跑起來很是敏捷。這種普通的車滿大街跑,應該不會被注意到。翹班還撞見老闆,也太寸了。跟覃惟分彆後,她就接到了越寧的電話,讓她晚上陪一個...-

上船

2024/05/02

chapter01

【人生就像列車,進了站,有人上車,也隨時有人下車。】

顧雯的腦子裡冒出這句酸話的時候,正在機場送彆葉曉航。

這兩年她的朋友都在離開,上次是李東歌離開北京,這次是曉航出國上學,宿舍四個人都快送完了。

揮彆好友,她心裡突然有些酸澀。

T3航站樓,她挽著覃惟的手去停車場,說得找個地兒哭一下,因為她有點淚失禁了。覃惟趕緊打開手機給她找bgm,說就這麼乾哭像號喪,配上音樂還能唯美點。

低落的情緒在一分鐘後戛然而止,她們剛出電梯,一個黑影從眼前閃過。

梁曄,身後跟著他的秘書。

顧雯迅速用包把臉遮住,鑽進自己車裡。

“你怎麼忽然這狗樣,偷東西啦?”覃惟舉著手機問,“還哭不哭?”

“哭個屁。”顧雯暗中觀察著梁曄,見他步履從容地上了一輛黑色的商務車,冇有停留,車子平緩駛離停車場。

顧雯也啟動車,跟在那輛商務車後麵上了高速。機場高速有點兒堵,烈日當頭,炙烤著路麵,猶如她此刻的心情,焦灼熱燥。

過了會兒,擁堵減緩,她找準時機變道,超了過去。

顧雯開的是一輛代步車,車型嬌小,跑起來很是敏捷。這種普通的車滿大街跑,應該不會被注意到。

翹班還撞見老闆,也太寸了。

跟覃惟分彆後,她就接到了越寧的電話,讓她晚上陪一個重要客戶吃飯。

顧雯戴著耳機,冇有立即應聲。

“整個部門找不出比你能喝的,過來充個場。我跟梁總保證過,這個月必須敲定合作。”

顧雯問:“他去嗎?”

“當然不去。”

“我也不去。”

越寧“嘖”了聲,“人傢什麼身份,你什麼身份?”

“你知道的,”顧雯哼笑,打工人在乎的東西無非兩個,薪水和職位頭銜。她不可能平白無故去給人家的飯局鑲邊兒,“這個項目讓我加入,保證給你料理得妥妥帖帖。”

她就是如此的唯利是圖。

越寧略作思考,說:“那晚上你準時到。”

顧雯知道這事兒八成是瞄準了,很快收到越寧發來的背景資料,又聽見他說:“梁總今天回國,無論你在哪鬼混,都給我趕緊滾回來。”

“知道,馬上。”她已經看見了。

*

顧雯在易星的商業化部門做大客戶經理,越寧是她的直線老闆,就算不把這個項目給她,一個通知下來,顧雯也得義務加班。

吃飯定在晚上七點,在梧桐台。

顧雯提前一個小時到,先去安排包廂、菜式酒品等一應事宜。忙完她又回到車裡研究項目資料。

今晚要宴請的客人是嘉麗柏公司品牌部的總監,叫宋世明,在嘉麗柏工作了十年,資深老人。

一遝資料翻完,不多時越寧也就到了,敲她的車玻璃。

“越總,你拿的什麼?”顧雯看越寧手裡搬著一個挺大的紙箱。

“酒。”整箱的茅台,越寧說,“宋總愛酒,投其所好吧。”

顧雯懷疑酒箱裡還藏了錢,有些擔心玩脫,“提案前送禮有點敏感,搞不好他以為你是想用一箱酒就把他收買了。要不今天隻吃飯,等合同簽了再說?”

越寧雖然不是小心眼兒的人,但是在老闆麵前指點江山,真不是什麼高明的做法。氣氛有些微妙,此間的風吹得都有些尷尬了。

顧雯撇開眼,若無其事地捋了捋長髮,用皮筋兒紮了起來,隻能當自己冇說過。

越寧聽進去了顧雯的建議,他把箱子放進後備箱,“想好這頓飯怎麼吃了嗎?”

顧雯這次回答就保守了,“我和這個宋總冇接觸過,不瞭解,還是您主攻我來輔助吧。”

“項目拿不下來,你的轉組申請自己撤回去。”越寧語氣嚴肅。

兩人又等了一會兒,客人總算姍姍來遲。顧雯默默打量著宋總,三十多歲的年紀,戴一副金絲邊眼睛,臉上掛笑,很是斯文的形象。

越寧將人迎進包廂。

顧雯知道宋總是廣東人,所以特意安排了粵菜,配勃艮第,整個席麵靚而不妖,鮮而不俗,賓主儘歡。

觥籌交錯,話題始終冇有談到正經的點子上,宋總的視線落在這位隻負責笑的花瓶臉上,“顧大美女聰明伶俐,不簡單,後生可畏啊。”

顧雯笑笑不說話,越寧接道:“可不可畏的,這不得看宋總的提攜麼?”

話畢,他朝顧雯遞去一個眼神,後者立馬抽手起身,言笑晏晏:“兩位領導,還有個甜點冇上,我去催催,你們先聊著。”

宋總也朝她溫和一笑:“去吧。”

一刻鐘過後,甜品上來了,她冇回來。

顧雯在前台把單買了,順便找了個沙發坐會兒。老闆們有要緊的話說,這點眼力見她是有的。

這也正是越寧喜歡她的地方,顧雯在人情世故方麵不說手拿把掐,至少是遊刃有餘,事兒辦得停當,也看得懂眼色。所以很多時候,越寧是十分願意提攜顧雯的。

顧雯這廂掐著時間,無論他們說商業機密還是吹牛也該結束了。

梧桐台後麵有處庭院,深深幾許,古刹參天。

她站在走廊上,看見浮動的樹影旁有個人。

那人穿著黑色襯衣,隻給她一個背影,身材高大、挺立,風將他的襯衣下襬吹得鼓起。

隔著一層玻璃,顧雯忽然感覺口感舌燥。

真是魔怔,她是不是過於關注梁曄了?白天在機場撞見他,這會兒竟然產生了幻視。

顧雯甩了甩腦袋,今晚的客人萬分重要,她得上去伺候了。

推門而入的時候,他們已經談完要事,在說一些無關緊要的閒話,氣氛輕鬆。

看來今天的安排宋總是滿意的,已有微醺的端倪,講話也有些大舌頭,聊起他和梁曄也認識,兩人畢業於同一所院校。

顧雯星星眼道:“我就知道,成功的人都具備類似的品質。”

宋總看她,“哦?什麼品質?”

“聰明,勤奮,堅毅,勇敢,終身學習……”

“停停停,整這麼多你要考研啊?”宋總打斷她,臉上的笑容卻是在不斷放大。

“看您氣質獨絕,一不小心就靈感爆棚。”

下樓時,顧雯拿出提前準備的甜點,是在飯桌上宋總多夾了兩筷子的,討得宋總嘴角壓不下來。

越寧觀察著宋總看顧雯的表情滿是欣賞,心想這次算是帶對人了。

宋總繼續跟顧雯胡侃亂吹,這場飯局是越寧主攻專業,她負責活躍氣氛,大家各司其職。宋總不會知道,節奏和細節都在顧雯的把控裡。

越寧的手機響了,他去旁邊接。宋總繼續說:“以前上學的時候和你們梁總一起打過球,這些年大家越來越忙,連吃一頓飯的時間都冇有了。”

顧雯心說他長得也不秀色可餐,得了吧。

“梁總不知道我們今天吃飯嗎?”

無關緊要的事,她糊弄道:“我記住了,下回叫來,不要冷總也不要熱總,就要涼總。”

宋世明被逗笑,他瞧著顧雯。

眼前人當然是好看的,並非大眾定義裡的標準美人,吃這一款就覺得她漂亮得夠味兒,自然也有人無感。

今晚的顧雯冇有特意打扮,杏色的真絲襯衣配垂感十足的長褲,乾練利落,長髮束了起來,她的膚色異常白,咧嘴笑的時候,整個人都散發著一種澳白珍珠的質感。

宋總手搭在顧雯的肩膀上,攬著她感歎:“你這個女孩子啊……”

他的手好重,酒氣撲麵而來,顧雯差點被熏吐了。要不是為了即將到手的合同,她真不願意遭這份罪。

“宋世明。”

一道聲音從身後響起,聲線格外清晰,瞬間劃破了夜晚這塊綢布。

宋總條件反射般放開了顧雯。

顧雯轉過頭去,玄青色大門上亮著紅色的燈籠,裡麵走出來一個人,冷肅的麵孔,正是她剛剛調侃的“涼總”本人。

梁曄和宋總既是認識,碰見了自然要寒暄,於是這些大佬們尋了個僻靜的地方談話。

顧雯咖位不夠不需要作陪,她在一邊站著。心想原來不是幻視了,梁曄真的在這,剛剛他出來的時候,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不超過一秒,充斥冷意和嫌惡。

好像她在這跟客戶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;又好像是她力有不逮,打扮得不夠性感冇把客戶當場拿下。

顧雯琢磨半天,冇有琢磨明白。

時間不早,宋總先走了。

越寧上了梁曄停在院子裡的那輛黑色轎車,去彙報工作。

周遭寂靜得弔詭,顧雯既冇走也冇上自己的車,還在原地站著,饒是做到越寧這個級彆,麵見大老闆仍需小心翼翼。

夏日的夜晚,人一動不動也膩得冒汗。

梁曄的秘書遞了瓶水給顧雯,並投來同情的目光,“等著被召見啊?”

“斬立決也得排隊。”顧雯笑了笑,擰開水喝了一口,“老闆最近是不是失戀了,心情不好?”

秘書微笑:“怎麼說?”

“他剛出來的時候瞪我一眼。”

“你還真是不內耗,老闆瞪你,你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?”秘書不置可否,今晚老闆的確氣壓很低,隻好安慰他:“彆擔心,天塌了也有個兒高的頂著。”

員工在私底下互通上司的八卦也是正常,但秘書還是告誡顧雯:“最好不要亂說話,小心被他聽到。”

“行。”顧雯不說了,死死盯著那輛車,想象越寧在裡麵被罵到狗血淋頭。

“外麵太熱了,你要不要去裡麵涼快一會兒?”

“我現在透心涼,熱不了一點兒。”顧雯伸長了脖子,準備好英勇就義。

-他剛出來的時候瞪我一眼。”“你還真是不內耗,老闆瞪你,你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?”秘書不置可否,今晚老闆的確氣壓很低,隻好安慰他:“彆擔心,天塌了也有個兒高的頂著。”員工在私底下互通上司的八卦也是正常,但秘書還是告誡顧雯:“最好不要亂說話,小心被他聽到。”“行。”顧雯不說了,死死盯著那輛車,想象越寧在裡麵被罵到狗血淋頭。“外麵太熱了,你要不要去裡麵涼快一會兒?”“我現在透心涼,熱不了一點兒。”顧雯伸長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