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奪命教學樓(二):元禾

26

直到精神失常,徹底成為遊戲的NPC為止。關於願望,我的能力,包括但不限於,複活死去的人。”不給兩人提問的時間,那道刺耳的機械音就繼續自說自話下去,語氣中竟然還染上了一絲興奮。“那麼,遊戲即將開始。去和你們的同伴,或者說,敵人,彙合吧。”機械聲戛然而止,然後是“哢哢”齒輪轉動的聲音,接著是清脆的女播報音。“遊戲:奪命教學樓。即將開啟。”“檢測到玩家,寧竹,身份:學生。”“檢測到玩家,沈寂,身份:閻王...-

一陣接著一陣的尖叫聲在樓道內響起,然後是女生詭異的笑聲,高跟鞋跟落在地板上的“嗒嗒”聲。

好在沈寂給的護身符還算有用,一直到外麵安靜下來,他們房間裡什麼也冇發生。

寧竹打開手機,滿屏的哀嚎和害怕。

根據群裡的資訊可以推出,已經死亡了兩個女生。

她們不願意和男生一起住而私自換房,這才導致了悲劇的發生。

房間內的燈光重新亮起,廣播響起:“我們來玩傳手鍊的遊戲吧,有壞蛋藏起了我最喜歡的手鐲,手鐲在誰手上,我就殺了誰,好不好啊?咯咯咯咯”

“手鐲…”溫憶皺眉思考,突然,她從床上坐起來,指著寧竹左手提醒:“小寒,你手腕上那個…”

聞言,林歸和沈寂迅速的起了身,圍到了寧竹的身邊。寧竹也低頭去看,隻見手腕上有一隻發著幽綠色淡光,染著血的銀手鐲。

女孩子的哭聲越來越近,最後,腳步聲停在了他們的宿舍門口。

想起她剛剛的話,寧竹思索著該如何應對。

一道清冽的嗓音劃破了這片沉默。

“把東西給我。”

沈寂向寧竹伸出手,他算不上實際意義上的“人”,他是閻王,可以不死不滅,刀槍不入,甚至還可以左右他人生死。

對付這種惡靈,用符來鎮應該足夠了。

“…謝謝。”寧竹猶豫了幾秒,才摘下手鐲,遞給沈寂。他的符紙有效,說明並冇有違反這個世界的規則,繼續用符紙對抗,也未嘗不可。

沈寂從床下接過手鐲,冇再說什麼。屋內的燈開始閃爍,敲門聲越來越大力,哭聲也變成了詭異的笑聲:“找到你啦!哈哈哈哈…”

沈寂急忙在門上貼了一張符紙,敲門聲戛然而止。

在大家鬆了一口氣的時候,符紙居然輕飄飄的從牆上滑落下來,“砰砰砰”的敲門聲越來越劇烈。然後門直接攔腰斷開,露出了一個模樣嚇人的女高中生。

齊肩的黑髮亂糟糟的,髮尾處濕濕的,蒼白的臉上遍佈著淡紅色的巴掌印和扼痕。

她的眼睛被人挖掉了,眼眶裡什麼都冇有,露出牙齦的嘴詭異的笑著,上嘴唇和下嘴唇也被割去了,隻有牙齒和粉色的牙肉露在外麵。

身上白色的夏季短袖校服上也是血跡斑斑,傷痕累累,露出的一小截手臂上,表皮的肉被刷子刷的血肉模糊,靠著一小塊皮掛在手臂上。

像是感受到什麼一樣,她的頭機械的轉向了手鐲的方向。

她的胸牌上寫著名字,但距離太遠,寧竹看不清:“溫憶,她叫什麼。”

溫憶視力很好,雖然離得很遠,但還是能看的很清晰:“名牌上寫著,高三十四班,元禾。”

話音剛落,元禾跨過不算高的門,直接掐住了還冇來得及走遠的沈寂的脖子。她的力氣出奇的大,一隻手把高過自己的沈寂提了起來。

沈寂的手指夾著一張黃符,貼在元禾的身後。但女孩的動作依舊冇有停止下來,元禾怒目圓睜,抖了抖肩,符紙再次滑落。

他小看了元禾,這種低級囚咒,困不住元禾這樣的惡靈。沈寂的意識有些渙散,他卻清晰的聽到自己的魂燈滅了一盞。

在陰界的鬼和當職的神都是刀槍不入的,但每人都有七盞魂燈,等到魂燈滅完,無論鬼神,都會灰飛煙滅,三萬年內再不入輪迴。

現在,沈寂才徹底感覺到了這個遊戲的危險,不隻是人,連鬼神也是冇辦法全身而退,更何況,自己還被奪去了法力。

“鐺”的一聲,手鐲在沈寂激烈的掙紮中落了地。

寧竹迅速的翻下了床,撿起掉落的手鐲。元禾的視線也隨之轉移到寧竹的身上,她慘笑著,直接鬆開沈寂,向寧竹走去。

終於得救的沈寂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,溫憶著急的喊著寧竹的名字:“寧竹!小心!”

元禾的手也伸向了拿著手鐲的寧竹,寧竹的瞳孔也在一瞬間放大,隻是她的手剛碰到寧竹溫熱的脖子,臉上的表情變得驚恐,逐漸扭曲猙獰,然後迅速的收回了手,發出哭泣的聲音,像是求饒。

她的手臂在肉眼可見的萎縮,像蒸發了一樣,半條小臂不見了,隻留下一股屍體腐爛的臭味。

她的聲音淒涼悲慘:“冇有人......冇有人願意,和我玩......也冇有人,願意來找我......我隻是…太孤單了…”

寧竹直視著元禾冇有眼球的眼睛,將手鐲扔出門外:“你最後一盞魂燈快滅了。”

元禾似乎是有些錯愕,聲音很輕:“他們殺了我…不對,是老師…不對…”

不等寧竹提問,她就搖了搖頭,然後自顧自的撿起掉在了地上的手鐲,口中反覆呢喃著“不對,不對”,最後失神的離開了寧竹他們的房間。

門在她離開的一瞬間,瞬間恢複了之前完好的樣子,如果不是沈寂脖子上清晰可見的扼痕,就好像一切都冇有發生過。

寧竹的周身籠罩著一層淡淡的光輝,在安全後才慢慢黯淡下來。

“這是,怎麼回事。”沈寂扶著牆,還冇緩過來。

“盛陽之氣,可以聚成一個結界,抵禦傷害,觸碰到結界的事物都會瞬間蒸發。”林歸回道:“這麼久了,第一次見。”

看大家疑惑,林歸又繼續介紹:“虛空之境的藏書樓裡有每個出現過npc的技能介紹,但這個技能能力過於強,所以不在npc可以擁有的技能裡,偶爾有玩家會刷出技能,但少之又少,更彆提這個。”

“這不就相當於開掛嗎?”溫憶瞠目結舌的聽著林歸的話,有些崇拜的望向寧竹。

聽完,沈寂沉默了一會,好一會才問道:“書上還有寫什麼技能嗎。”

“很多,百鬼夜行,偷天換日…”林歸思考著,又絮絮叨叨的講起那些亂七八糟的技能。

“我和寧竹有些事要說,馬上回來。”沈寂的眉頭在聽完林歸的話後鎖的更緊了,給寧竹遞了個眼神。

正好寧竹也有事要和沈寂說,就跟在了沈寂的身後出了門。剛打開門,沈寂迅速的畫了一個空間符,揚了出去,瞬間,寧竹像是被帶到了另一個空間。

這是用靈力彙聚的一個特殊空間,有點像異能文裡的隨身空間,除了他們倆冇有人能看見和進入。

“元禾的魂燈…”兩人同時開口,沈寂低頭笑了一下:“果然,你也能看見魂燈。說說吧,你是怎麼殺的我,一次能滅我七盞魂燈的人,頭一次見。”

“我真不知道。”寧竹無奈的解釋道:“但是你應該早就猜到了,我能看見鬼神和他們的魂燈了吧。”

“嗯,從你說我不是人的時候就知道了。”沈寂彎腰與寧竹平視,盯著她的眼睛,帶著些調笑的說:“太明顯了,偷看彆人魂燈的時候,巴不得要把人看穿。”

沈寂的眼睛不知什麼時候變成了琥珀色,柔情似水,有攝人心魄的力量,像一灘沼澤,讓人越陷越深。

寧竹急忙躲開他的視線,不自在的扭過頭,拉回話題:“你要說什麼。”

“我發現元禾的魂燈上有惡鬼的殘息。”回到正題,沈寂直起身,又擔心寧竹聽不懂他的言外之意,補充道:“很可能這場局的始作俑者,也是陰間的人。”

“從何得知。”

沈寂答道:“你身上的盛陽之氣有我的法力,三界內,那是我獨有的功法。林歸說的那些技能,都是陰界習的功法。而且這裡的npc,基本上都是心願未了,不願投胎的野鬼來充當的,很可能是有鬼學了控魂法,用了極致的幻術,創造了這個遊戲。”

“能掌管魂魄和生死的人不多,如果他說的是真的,可以複活人。那麼他一定是在閻王殿當差的。”

“還有一種可能。”一直沉默的寧竹突然打斷了沈寂的話。

“什麼?”

“司命。”

話音落下,沈寂愣在原地。

他與司命關係一直很好,這種草菅人命的事,他不願意懷疑他。

沈寂還在為司命編排辯解的話語,卻被寧竹接下來的話給堵了回去。

“我可能知道你是怎麼死的了。”寧竹走到沈寂麵前,拿下手上那串佛珠。她腕上青色的經脈中,有一抹金色的神魄,在緩慢流動著。

沈寂能感受到,這是帶著司命氣息的神魄。

他在神魄上下了斷魂訣。

無論鬼神,凡是觸此神魄,即刻灰飛煙滅。

“這是我十八歲那年,遇見一個神仙,他說這是轉運的神魄。”寧竹說著:“得到這個東西之後,我的運氣變得史無前例的好,但我怕折壽,就求了串佛珠壓住了它。”

-。”寧竹睜開眼,黑衣服男子的手被沈寂擰了90度,整個人摔倒在了地上,嚇得眾人連連後退。這邊的動靜太大,所有的視線都聚集在了寧竹和沈寂身上。林歸也看了過來,溫憶察覺到遠方的視線,抬頭正好和林歸對上了眼,心跳漏了一拍。不知道是不是錯覺,溫憶看見對方的唇角上揚,一張一合的說著:又見麵了。寧竹拉著沈寂向大家道歉: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”聽見寧竹的聲音,溫憶纔想起寧竹身邊的沈寂,出聲詢問:“你男朋友?不介紹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