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奪命教學樓(一):首次會麵

26

懼,最複雜的人性,和你們,最真實的內心。最終,在遊戲裡成功存活的人,我會滿足她的所有願望。”“死亡的人,將陷入最深的痛苦中,麵對最愛的人一次又一次的死去,自己也將日複一日的,以不同的方式被人殺死。直到精神失常,徹底成為遊戲的NPC為止。關於願望,我的能力,包括但不限於,複活死去的人。”不給兩人提問的時間,那道刺耳的機械音就繼續自說自話下去,語氣中竟然還染上了一絲興奮。“那麼,遊戲即將開始。去和你們...-

濃重的迷霧籠罩著整個校園,哪怕是白天,也看不見路。沈寂走在寧竹前麵,下意識的想用術法驅散迷霧,見毫無反應後纔想起剛剛的遊戲說明,皺眉“嘖”了一聲。

“說說,你是怎麼殺死我的。”沈寂摸著牆向前走著,問跟在他身後的寧竹。

“我也不知道啊,前麵大廳有燈,應該是會合的地方。”有著沈寂開路,寧竹在後麵走的比較順暢,看見前方有著一點亮光。

“你怎麼知道是在那會合。”沈寂放低聲音,有些不解。

“哦,我看過很多這種無限流小說。你們那是叫話本嗎?等會進去不要暴露太多資訊。”寧竹提醒道。

“…我們雖然不在地上生活,但也是與時俱進的,科技程度和你們地上差不多,我聽得懂。”沈寂有些不滿的回答道。

他之前也看過地上的小說,有些無語。不明白描寫的地府和天庭怎麼還停留在清朝尚未滅亡的皇帝製度,天庭和地府的職務早就是公平公正公開的選舉製了。

就在兩人你一言我一語中,很快就到了大廳。沈寂推開玻璃門,裡麵已經站著十幾個人了,那些人似乎是已經聊熟了,看見又來了人,紛紛回頭。看見沈寂之後,有幾個年輕的女生便過來邀請他組隊,目的明顯。也有男生過來搭訕邀請寧竹組隊的,不過相較於沈寂那邊蜂擁而上的女生,氛圍還是平和的多。

沈寂本就不擅長處理這些關係,直接伸手拉住了準備溜走的寧竹,麵帶歉意的和其它女生說:“不好意思,我們倆組了。”

感受到手腕上的力氣,寧竹隻好訕笑著幫沈寂解圍。

門再次被推開,進來的是個熟人。大家轉換了目標,寧竹找了個位置坐下,沈寂站在她的身邊,看著蜂擁到那兩人麵前的人群問道:“她是明星嗎,感覺他們都認識啊。”

“嗯。當紅演員,叫沉月。不過演技好像一般,勝在長得好看。”寧竹環顧四周,不確定這裡也冇有她的粉絲,貼近沈寂小聲的說。

但是防不勝防。

“你又是哪根蔥,敢這麼說我家沉月寶寶!演的不好你去啊!就知道說說說!”一個看起來像是中學生的姑娘突然站起來,指著寧竹大罵。

聲音很大,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。沉月也看了過來,臉上的笑有點掛不住,委屈的說:“不喜歡我也很正常嘛,但我不是科班出身,為什麼總抓著我演技爛說…”

說著,就開始掉起了小珍珠。

吵鬨聲中,門又被推開,是一個長相漂亮的女生,來人嗤笑一聲,對著沉月開口:“哭什麼哭,拿著208萬的工資說你兩句不得了了,大老遠就聽見你在這哭,吵死了。”

“溫憶?”寧竹有些近視,看不清臉,聽著聲音熟悉,就試探性的問。

剛進來的女生聽見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也是回頭,看見寧竹後有些驚訝:“小寒!你怎麼在這!你也進了這個遊戲嗎?”

遊戲?寧竹愣住了,她不是死亡才進入的嗎。但看大家反應平平的樣子,也就是說,隻有她和閻王是通過死亡才進入遊戲的。

門又被推開,是一個長相極為俊秀的男生,劍眉星目的,很有少年感。寧竹輕聲告訴沈寂:“這人也是演員,但一直不溫不火的,叫林歸。”

突然,寧竹感覺到肩膀被人拍了拍,溫憶示意她看沉月的方向。沉月轉頭和兩個魁梧的男子說話,時不時的看向寧竹這個方向,那兩個男子聽完後,直接向寧竹走來。

寧竹緊張的閉了嘴,說不害怕是假的。畢竟那兩個男人都是一身肉的壯漢,剛打算開口道歉,其中穿黑衣服的男的衝到了寧竹麵前,手已經揚在半空。

她害怕的閉著眼,時刻準備躲開。然而預想中的疼痛並冇有來到,之後,她聽見了骨頭被捏碎的聲音,那男人疼的哭喊著,然後是沈寂冷冰冰的開口:“你動她一下試試。”

寧竹睜開眼,黑衣服男子的手被沈寂擰了90度,整個人摔倒在了地上,嚇得眾人連連後退。

這邊的動靜太大,所有的視線都聚集在了寧竹和沈寂身上。林歸也看了過來,溫憶察覺到遠方的視線,抬頭正好和林歸對上了眼,心跳漏了一拍。

不知道是不是錯覺,溫憶看見對方的唇角上揚,一張一合的說著:又見麵了。

寧竹拉著沈寂向大家道歉: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”

聽見寧竹的聲音,溫憶纔想起寧竹身邊的沈寂,出聲詢問:“你男朋友?不介紹一下嗎?”

“不是。”寧竹趕緊回道,然後介紹兩人認識:“他是沈寂,隻是我的一個……普通朋友。沈寂,這是我好朋友,溫憶,和我一樣是大學生。”

沈寂臉上的陰翳散去,換上瞭如沐春風的笑,向溫憶伸出手:“你好,我是沈寂。”

兩人認識後簡單聊了幾句,後麵又來了兩三個人,有一個是富家千金,其它的冇有介紹。人齊後,大廳的門纔是徹底鎖上了。

寧竹看了一眼,一共23人,12男11女。

然後一個打扮像是政教處主任的女人拿著六張房卡出現在眾人麵前,聲音很尖:“休息時間到了,上課時間是晚上八點到淩晨五點,不許遲到早退,不許缺課。中午十二點前,不許離開寢室,不許在寢室裡大喊大叫。一個寢室四個人,必須是兩男兩女。如有違規的人,我會在4號教學樓的政教處等你們。”

鈴打了幾下,老舊的播音器裡傳來笑著的詭異女聲:“就寢時間快要到了,請各位同學趕緊回寢休息,嘻嘻…”

女人審視了周圍一圈在商量如何分房的人後,有些不耐煩的問:“時間快到了,誰先來拿房卡。”

寧竹出神的看著女人的眼睛,沈寂便自己上前去拿了房卡,還不等他開口詢問也冇有人要一起,林歸就先來到了他麵前,笑著問他:“我能不能和你們一起?”

沈寂轉頭詢問寧竹和溫憶:“我冇問題,你們呢?”

“可以。”

“都行。”

寧竹和溫憶一起回答道。

看見有人拿了房卡,剩下的人也開始行動了起來,而最後的444房,隻有三個人。

發完房卡,女人就離開了。大家乘著老舊的電梯,上了四層,開始找自己的宿舍。

寧竹他們的房間就在出了電梯的左邊第一間,金屬門牌掉了漆,黑色的414字體也褪了色。

門打開後,灰塵撲麵而來,裡麵是兩個老舊的上下鋪綠鐵床,中間擺放的破木桌上堆滿了灰塵。但被子枕頭都是白的,房間內冇有窗戶,看不見外麵是白天還是黑夜,燈也是老舊的黃色燈泡,不知道是不是接觸不良的原因,亮度不定。房頂很低,壓的人喘不過氣。

每張床上放著一部黑色的不知道什麼品牌的手機,看起來很新。沈寂自己拿了一部,分發給大家一人一部,手機裡冇有任何APP,亮屏就是一個聊天介麵,列表上是一個群聊:學生通知群。

人數是27個,除掉23玩家,有4個老師。

這個東西和微信差不多,但比微信好點,可以加好友,可以私聊,可以語音視頻通話,也可以拉群。很快就有人拉了一個隻有玩家的群,大家已經在裡麵聊開了,不能改名字,所以找人很好找。

“我們四個先加個好友吧,互相有個照應。”林歸提議道。

幾分鐘後,大家都互相加上了好友,而就寢的鈴聲也再次敲響了,依舊是詭異的女聲,不過這次卻冇有笑了:“熄燈時間還有十分鐘,請同學們回到各自床鋪躺好,否則,會扣分哦。”

玩家群的人還在熱聊,糾結怎麼分床鋪,甚至有人問可不可以四個人睡同一張床。

“溫憶和寧竹睡一起,我和林歸一起。”沈寂說著,就準備爬到林歸的上鋪。

“不行。”三人異口同聲的拒絕道,林歸也拉住沈寂。

“為什麼?”

林歸指了指上鋪床邊刻著的大寫F和下鋪大寫的M,回答沈寂:“這裡寫了。”

“那女生怎麼是F啊,不應該是Woman嗎?”沈寂提問道。

“M不是Man,是Male,男的。F是Female,女的。我和你上下鋪。”安排好床鋪的寧竹,看見手機上的9:55,迅速的爬到了上鋪,提醒大家:“時間不早了,大家趕緊躺好。”

溫憶也爬上了床,問道:“要不要告訴彆人,這個遊戲會死人。”

寧竹先是一愣,溫憶並不是通過死亡進入的遊戲,她怎麼知道這個遊戲的規則。

冇等她開口,林歸就接了溫憶的話:“你們倆是第一次進遊戲吧。這東西有點像闖關遊戲,人會一關一關越來越少,但為了遊戲能繼續——當然,也有可能是人數不夠,又或是增加遊戲的趣味性,通過三關之後,每次遊戲都會隨機重新整理增加玩家。”

“既然是遊戲,不能退出嗎?”沈寂問道。

“隻有通關才能出去,但是每次遊戲結束會有五天的休息時間,所有活著的玩家可以在虛空之境自行活動。”林歸的聲音很平淡,像是冇有波瀾的湖麵,和人前請求一起組隊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。

“冇通關的人呢?在遊戲裡死亡的人呢?”寧竹出聲。

她話音落下,接著是一陣沉默。

幾分鐘後,溫憶開口:“死了。既然是遊戲,自然是有獎有罰。第一個世界裡,我是積分第一的玩家,可以向係統兌換一個願望。我選擇離開遊戲,回到現實之後,我看著那些冇通關的人全部死了,而還在遊戲的人,依舊在失聯。”

“退出遊戲了?那你怎麼…”

“他會強製你繼續遊戲。如果不繼續遊戲,身邊最親近的人就會死去,一條命換一天。但如果通關,就可以實現自己所有的願望,包括複活死去的人。”溫憶頓了頓,語重心長的囑咐道:“小寒,你可千萬要小心,這不是普通的遊戲。”

難怪,溫憶今天看見自己時,眼裡有些擔心。

“不過,這個世界很奇怪。”林歸繼續道:“之前的世界大家都可以用假外貌聲音和名字,這次不行,居然是實名製。”

“對,這次重新整理的玩家也太多了,一下子刷20個,是第一次見。”溫憶迴應道:“所以剛剛的問題?”

“不用,冇辦法分清對方是敵是友前,不要施展我們的善心。”沉默了許久的沈寂終於開口,語氣幽幽:“不要讓自己的善良,成為彆人刺向你心口的利刃。”

他的語氣很奇怪,有著不易察覺的哀傷。

大家冇有說話了,屋內安靜了下來。

就寢的鈴聲最後一次打響,這次女生的聲音染著哭腔:“就寢時間到,不管看見了什麼,千萬不要大喊大叫哦…”

完了。

寧竹緊閉著眼,心裡念著“佛祖保佑我”之類的求平安的話。因為緊張,所以五感變得格外敏感。突然,下鋪有一隻手伸到了她的枕頭邊,嚇得她渾身一抖,差點叫出了聲。

“是我。”沈寂壓低聲音開口:“我感覺到這裡怨氣很重,這是我畫的符紙,可以鎮凶靈的。我剛剛已經給了溫憶和林歸,喊你半天冇反應,被嚇到了嗎?”

差點忘了,沈寂是個名副其實的閻王爺。有他在,就算冇法力,對付這些小鬼嘍囉應該也不成問題。

想到這裡,寧竹放鬆了不少,向沈寂道謝:“謝謝謝謝,我剛剛實在是太害怕了…”

“啊!!!不要殺我!不要殺我!”

突然,隔壁響起了女生的尖叫聲,然後不管不顧的跑出了寢室。接著是一個滲人的聲音:“不是說了,不能出寢室嗎…”

那聲音的主人笑了起來,伴隨著女生的慘叫聲,依稀能聽見刀刺入皮肉的聲音。慘叫聲越來越小,直到消失。

她死了。

玩家的聊天群早就炸開了鍋,除了寧竹他們414寢室外,所有人都在寢室裡看見了鬼影,剛剛跑出去的女生就是被寢室的鬼影嚇到的。

是沈寂的符紙奏效了,他們寢室除了黑了點,冇有任何異常。

“沈寂,你怎麼還會畫符紙啊?好厲害。”溫憶看著群裡的聊天,低聲誇讚道。

寧竹看了很多古早言情小說,裡麵描寫的閻王都十分的神經大條,她深怕沈寂把自己的身份全盤托出,急著幫他打圓場:“他就是…”

“我的父輩都是道士,跟著他們學的。”沈寂回答的十分坦然,可信度很高。黑暗中,看不清他的表情,寧竹聽見他語氣溫和的繼續說道:“雖然現在已經是科學世界了,但是還是有一些冇辦法用科學解釋的事,所以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。看來還是有點用的。”

寧竹長舒一口氣,還好,看來這個閻王大哥還挺上道。

-不行,居然是實名製。”“對,這次重新整理的玩家也太多了,一下子刷20個,是第一次見。”溫憶迴應道:“所以剛剛的問題?”“不用,冇辦法分清對方是敵是友前,不要施展我們的善心。”沉默了許久的沈寂終於開口,語氣幽幽:“不要讓自己的善良,成為彆人刺向你心口的利刃。”他的語氣很奇怪,有著不易察覺的哀傷。大家冇有說話了,屋內安靜了下來。就寢的鈴聲最後一次打響,這次女生的聲音染著哭腔:“就寢時間到,不管看見了什麼,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